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姓名乐事  

2009-10-24 11:1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这是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里的一句,在欣赏它的精致骈偶句式的同时,注意到“群季”,联想到我们兄弟姊妹的取名。
    我出生在一九五一年,当时父母实行的是供给制,没有工资,每月只有津贴和一些物资配给,因此,我一出生总务科长就催着妈妈报名领东西,没有新生儿姓名是领不到配给的,配给的东西是很丰富的,小到产妇的红糖、婴儿的奶粉,大到床褥、澡盆等等。而可怜的我因为早产体弱还躺在保温箱里没人要呢,取名的事儿自然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果断的科长做主给我取了一个上海人常用的好名字----李妹妹,领到了全套的配给物资。
    等医院通知妈妈我还活着,让领人的时候,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才引起了异议。父母所在的单位是当时青年知识分子聚集的地方,男女还比较平等,有那好事者就将父母的姓连在一起,建议我叫李一方,意思是父母的头生子,还应该像苏联的母亲英雄学习,依次生下4、5、6,父亲嫌一字太白,于是群策群力找出了“怡”这个“一”的近音字。“怡”字释义:高兴快乐,安适自在。我应该感谢那些叔叔阿姨们,果然我一辈子还算高兴快乐(当然要剔除文革那些年,那些年高兴的人不多)。
    等到妹妹出生的时候,父亲依着中国人的排序:伯仲叔季,妹妹老二就叫了李仲方。由于妹妹爱夜哭,哭起来嗓门又大(难怪妹妹长大后做了莲湖区广播站的播音员,从小练的 ),惹得四邻八舍都有意见,父母决定就要我们两姊妹算了 。可奶奶不干,父亲5岁时爷爷就去世了,奶奶25岁就守寡,辛苦把父亲这棵独苗养大,可不能打我们这辈儿断了后,“女孩子不是传后人”,五十几年前的奶奶有这样的想法太不奇怪了。于是在我六岁,妹妹四岁的时候就又有了我的大弟弟。大弟弟抱回来的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大约是在奶奶的导演下,我和妹妹手里不知道摇着什么东西,在院子里跑前跑后地吆喝着,“我家有个弟弟啦!我家有个弟弟啦!”
    我居然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家里是如何给弟弟取名字的,按排行弟弟应该叫李叔方,我不同意,因为叫起来像个女孩子,我的父母民主得很,父亲说,“怡方说得有道理,这样吧:一个男孩足够了,伯仲叔季,我们就把他排到季,他就是弟弟的代表了,我们家的孩子到此为止啦。”反正已经有了男孩子,奶奶再没有异议,全家皆大欢喜。
    但是当时的医学落后,妈妈又有孩子了,按计划妈妈去了医院,无奈身体的原因不能如愿。在父母愁苦之际,父亲的一位好友向父母请求留下这个胎儿,不论男孩儿女孩儿过继给他,因为他自己没有孩子。父母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十分高兴,因为这位朋友夫妇和父母交往多年,情趣相投,孩子给了他也算帮朋友一个忙,两家也因此成为亲戚,这也是件皆大欢喜的事。不曾想,小弟生下来后,父母一见当即反悔。后来据父母讲是因为我的这位小弟长得十分可爱,但是我想,做父母的看自己的孩子哪个会不可爱呢?
    因为父母的毁约,一度和这位朋友反面,后来这位叔叔来我家还开玩笑:这是我寄养在你们家的儿子,长大了要还我。小弟弟生下来后,取名字时有了问题:伯仲叔季已经结了,这个计划外的弟弟只好叫了幼方。文革弟弟上学时嫌名字不好听,赶了个时髦,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李军,结果使自己有了一个每平方公里就能拎出一串的通用名。
    其实那时候的家庭大多都有几个孩子,因此许多家庭在给孩子取名的时候都有类似的排名秩序。现在实行计划生育,再说人们的认识水准和生活要求都有了变化,再要受生养几个孩子的辛苦怕是大多数人都不愿再干的事了,所以这“伯仲叔季”的排名之事已经罕见,不知将来的老师在给孩子们讲兄弟姊妹这些字词的时候会不会都要到费一番口舌的地步,更不要说“群季”啦!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