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永远也不会忘记——回忆王峰  

2009-12-25 08:5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句歌词写得真好“从来也不曾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少年、青年时代的友谊就是这样的。
    我和王峰是发小,她离开我们已经许多年了,前几天我突然梦见了她,今天是平安夜,祝她在天堂平安快乐。
    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性情却相差甚远,真不知道是如何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功劳一定归于她。我任性冲动,她温和宽厚,我笨手笨脚写一手狗爬字,她有写字绘画的天赋能笔下生花。当然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每当做数学应用题的时候就是我向她发光发热的机会。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有一个阶段班上的女孩子们兴起画美人,大部分同学都像我似的,大写意,头上棉花状就是头发,插入一根棍棍,吊下一串珠珠,那就是步摇。而王峰不同,工笔细描,头发一丝一缕,纹丝不乱,公主头上是钗环凤冠,民族娃娃是满头精致的珠片,仙女脚下祥云万朵。同学们围着赞声不绝,连老师们都相互传看,王峰沉稳极了,围看的人再多,她都气不喘、笔不乱,一丝不苟照样作画。成年后,她能以一幅李铁梅的宣传画进入宝鸡市委宣传部工作就不奇怪了,那是天赋。
    其实,王峰的童年是挺辛苦的。她是老大,父母是双职工,家里又没有老人照管,从自己还是个孩子起就开始照顾弟弟妹妹了。每天中午放学后,王峰都带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去学校对面的大食堂打饭。大食堂打饭的人很多,等两个孩子打到饭时,那饭菜经常已经不热了,夏天没事,冬天受罪。当一个大雪天我把王峰姐妹带到家里后,母亲摸摸饭菜,握住王峰冰凉的小手,唏嘘不止。问清楚她的爸爸因为搞工会工作经常加班,妈妈也要倒班的情况后,母亲让我把她姐妹带回家来。当然,那时谁家都不富裕,母亲不可能长期管饭,只是替她们热热买来的饭菜,有时添点家里的好菜,如果她们高兴,也和我们几个孩子换饭吃。王峰的妈妈非常感激,由此两家的父母也成为了朋友。
    王峰的妈妈也很能干。记得一次去临潼春游,她妈妈用鸡蛋、白糖和面做成一种烙饼,饼烙成后会自动分成一块块菱形小饼,我和王峰一人一布袋,同学们都羡慕得很,我心里真高兴。
    虽然我和王峰同年,她比我大不了几个月,但是她沉稳厚道,事事像个姐姐,我那时的脾气挺差,高兴的时候什么都好,不高兴了就会开口伤人,每次都是王峰替我善后。六年级那年,不知是谁领头,我、王峰、李东红和一班的一个女孩儿搞起了结拜的把戏,每天课间几个孩子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搞得来劲,吸引了我们班的另一个女孩子也想加入,她们三人没意见,我却闹起了别扭,不同意。谁想这个女孩儿居然在晚上离家出走,这在那个年代是极少见的,应该算是创举,结果惊动了老师、家长和一堆的同学。搞清楚原因后老师把我家长请到学校,做我的思想工作。这下我觉得真“伤眼”,更加犟起来了,学也不去上了。还是母亲了解我,让王峰来做我的工作。起初,我把气撒在王峰身上,认为如果不是她们三个同意,我就不会成为众矢之的,那么尴尬,王峰特有涵养,不争不辨,只是静静地站在我身边,我最怕的就是她这一招,一会儿我的气就被放完了,乖乖地和她一起去上学。几天后,在她的“软缠硬磨”下,那位女同学也成了我们的姐妹。
    到附中上学的时候,我们一起来的三个女生被分在了三个班级,我自然不愿意,拉着王峰去找王萱校长要求调在一起,理由找了千千万,校长没有同意,但是在分配宿舍的时候,把我分到了三班,于是我和王峰、呼方、张守仪、左双双等三班同学住在了一起,一起在附中的那栋二层小楼里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
    王峰不光是会画会写,歌唱得好,口琴也吹得棒,她的第一只口琴就是我陪着她在交大商场买的。陪着她从呜呜哇哇,直到成腔成调,直到越来越动听悦耳。。。。。。
    年轻时候的一些想法作法真的很奇怪,有时候想想真是荒唐,这么好的朋友,怎么到了文革就成了老死不相往来,见面连招呼都不打的陌路人了呢?不能归于派性,因为和杨惠洁、胡彦均等直到插队还都有往来,责任一定在我,但是究竟为了什么,这么多年了我还真的想不清楚了。
    十二年后,七九年底,我解决两地分居的调令下了,由于当时的特殊情况,手里捏着调令,却连请调报告还没有打,为了好容易办到手的调动,需要找当时的宝鸡市委书记魏XX,但是,我一个平头小百姓找市委书记谈何容易,我在县功,书记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找他方便?都不知道。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当时在市委工作的王峰,一个电话过去,十二年了,王峰的声音还是那么柔美,听到我的声音,她的回答是那么自然,就好象我们昨天还在热聊。对于我的托付,她非常热心周到,我顺利地调回了西安。
    又是这么多年过去,我们还是没有再来往。直到几天前,她来到我的梦里,我才明白,我们的这段友情就是那句歌,“从来也不曾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王峰走得太早,没有等到晁博的好时光,没有等到我迟到的问候,总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去那边,我想我再也不会错过,我们还一定会是好姐妹。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