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养鸡轶事  

2008-08-16 10:48:27|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年11月插队到晁峪时,我们上川三队的四个女生,大的两个刚过完17岁生日,小的两个还在16岁上晃悠,由于年龄相对较小,完全没有高年级同学那些个扎根农村的考虑,浑浑噩噩地就跟上大家下去了。饶是如此,我们还是准备把这个大家庭的日子过得像模像样的,所以尽管我们四个大马虎一点操持家务的本领都没有,行头还是蛮足的,每人腰里一条花围裙,一条花头巾额上一抹,两只角折向脑后一勒,完全一付晁峪村姑模样。其实呢,内里没货,完全是绣花枕头,做饭不行,理家也不会。我们知青的伙房是队里饲养员家的柴房,饲养员一家就成了我们的房东,还兼做我们的生活指导。
    房东大娘除了每天教我们做饭、持家的本领外,一有空就坐在旁边一边衲鞋底一边笑咪咪地看着我们,有时看着看着眼里就会闪过一丝哀伤。起初我们搞不清是什么原因,后来熟了才知道,大娘的长女与我们同龄,有轻度智障,在1960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大娘看着我们有时就会想起自己的女儿。这使我们对她无比同情,也使我们对大娘更加亲近起来。
    房东一家日子过得殷实。大爷样样农活干得出色,大娘持家有方,屋里院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孩子们个个穿戴整齐,还经常能吃到农村人舍不得吃的炒鸡蛋,让我们这些从城里来的孩子都挺羡慕的,房东大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一日,村里来了一个挑担卖鸡娃的,大伙儿都围着看,没有人买,我们都以为农村场院大,养鸡容易,殊不知,养鸡一要人勤,二要有余粮,我们上川三队口粮少,人都不够吃的,所以没有几户人家养鸡。卖鸡娃的正收拾担子要走,房东大爷开口了:“学生娃娃,你的买几只鸡娃吧,俄看你的能养活。”
    说得我们心动,决定一人养一只小母鸡,长大了下蛋给我们吃。我们一下手就在那两只大筐里挑个大的鸡娃,兴高采烈地比看谁挑的大。房东大娘在一边轻轻地开口说:“都放哈,不了要,叫你大爷给你的捡。”房东大爷仔仔细细地捡了四只看起来又瘦又小的鸡娃。“浑都是母鸡哩嘅。”房东大娘解释说。我们半信半疑,挺不情愿地捧回去了。
    刚把四只毛茸茸的小鸡捧回灶房就听见了房东大娘那特有的轻轻柔柔的话语:“把鸡娃都捧俄灶房来,叫俄斡母鸡带上,好活。”原来大娘早就在心里计算好了,自家的母鸡正抱了一窝鸡娃,给我们带上四只,大娘还在我们的四只小鸡身上都做了记号。
    很快我们的小鸡都长大了,果然是四只母鸡。我们的鸡开始下蛋了,大娘教我们在灶房里用麦草铺了一个鸡窝,教我们把蛋壳碾碎拌在饲料里……这下我们也能几天吃一回炒鸡蛋了,那个香呀!
    下乡后我们把每个同学的生日都做了统计,在每个人的生日那天都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吃一些的饭菜庆祝,现在有鸡可以下蛋了,正好攒着鸡蛋庆祝生日。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我们的鸡就不下蛋了,瘟头瘟脑的。房东家的二女儿根娥,那年大概七八岁,是个极泼辣干练的小姑娘,她告诉我们:“鸡抱窝哩,要拿到晁峪河里浸嘎子。”果然见效,大娘解释给我们听,母鸡抱窝时体温高,冷水一浸体温降下来就不抱窝,可以继续下蛋了。
    谁知道,不几天又来了,鸡又开始不下蛋了,赶紧抱去浸冷水,这次无效。根娥嘴里一天叨叨着,“奇怪,奇怪!垓鸡莫有抱窝怎勤地。”大娘在自言自语:“鸡的冠子红红地,垓不像是抱窝哩!”
    我们也不懂,反正鸡不下蛋了,没办法。
    一天同学们都去上工了,我当炊事员,正在宿舍收拾,忽然门被推开了,根娥神神秘秘地探进个头:“怡方姐,快来,快来!”
    “啥事嘛?”我挺奇怪。
    根娥拽着我的胳膊,急急地把我扯到我们的灶房里,关上门,叫我别出声,留了个门缝,向外张望,我真是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鬼。忽然,她向我招招手,叫我也去看,我凑近门缝一看,只见院子里,会计他嫂子一只手里端着一个碗,另一只手抓了几粒玉米,一边往地上撒,一边嘴里轻声地“咕、咕”叫着,我们的鸡都跟着她,她一边往自己屋里倒退着走,鸡一边跟着,一直跟进了她家,她马上把屋门关严。哈!这下我可明白了我们的鸡为什么“不下蛋”啦,我一下直起身,准备出去,根娥一把拉住我,“等一哈,不急。”
    又等了一会儿,根娥把我一拉,我们推门进了会计他嫂子家,把她逮个正着,我们的鸡正卧在她家的鸡窝里下蛋呢。我抱起鸡,拿上蛋,看着会计他嫂子,她赶紧给我解释,“我喂我的鸡哩,看你的鸡可怜,也喂嘎。莫想到它在这里下蛋,我正准备给你送戚哩。”
我没有出声,抱着鸡回了灶房。
    第二天,大娘指着一只鸡,对我说:“你的这只鸡又有蛋咧,你抱回窝去。”
    结果我发现我们这只鸡根本就不愿意卧在自己的窝里下蛋,我手一松,它就逃走了,我把它抓回来硬压在窝里,等我一松手它又逃了,如此反复,我干脆把灶房的门关上,看你到哪里去!鸡在灶房里满地乱转,出不去,最后终于憋不住了,在自己的窝里下了一个蛋。
    自此,我们养的这四只鸡要想收到蛋,就得人鸡斗争半天,费劲死了。我向房东大娘诉苦,她细声慢语地告诉我:“鸡已经在人家窝里下蛋养成习惯咧,要改不容易哩。”
    终于,我们不想再为鸡和蛋劳神儿了,决定一个同学的生日杀一只,最后在田文建军节生日那天,杀了最后一只,结束了我们的养鸡生涯。
    从这件事后,我们不光对大爷、大娘的生活经验佩服得很,对房东家的根娥也高看一眼。果然,若干年后回队时,看到根娥成了一个能干、大方有见识的农村主妇,把自己的家经营得红红火火,还超过爹娘许多呢。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