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三回晁峪--心中的桃花源  

2008-04-11 09:40:06|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招工回城离开晁峪已近40年了,其间回去过3次。真奇怪,那个我只生活了1年零8个月的小山村竟会让我如此牵挂,以至多次梦回,强似我一生其他任何生活过的地方。是因为那段生活与以前以后的差异太大?是因为那里是我独立生活的第一站?还是因为那里留下了我们胜似兄弟姐妹的插友们共同生活的苦与乐?
我第一次回晁峪是在74年的夏天,有几位成为工农兵学员的同学放暑假时,共同的牵挂让我们相约回到了上川三队。
山呀还是那座山来,河呀还是那条河,只是我们曾经住过的那栋知青屋更显得破旧,我们在屋前留了一张合影,隔着窗户望了望我们曾经的宿舍,已经成为了他人的住屋。晁峪河静静地流着,小桥,昔日在河滩上修的大寨田也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原来种番麦的地块种上了黄瓜、西红柿,成了队里的菜园。而我们插队时队里就没有菜园,农民也不怎么吃菜,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我们这些知青带去的变化,我愿意是后者。
见到了房东饲养员大爷,见到了经常一块儿干活的台女......许许多多熟悉的面孔,倍感亲切。乡亲们对我们非常热情,尤其是对赵国庆,因为她在石油医院工作时,给乡亲们不少帮助。遗憾的是原来常在一起干活、聊天的女青年西让远嫁了他乡,她曾经是那么地羡慕我们有文化,有集体,是我们很好的农村朋友。更为遗憾的是没有见到我们的靳队长,他经常虚张声势地吆喝我们,其实心地非常善良。
匆匆地回去又匆匆地告别。
第二次回队与第一次竟相隔了24年。这24年里,我们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是人生最繁忙的时段,虽然仍牵挂,但是无暇回队看看。
98年,下乡30周年。那年的6月,我们5人,我、周沂林、呼芳芳、何映凯、谭立寅,坐着周向朋友借来的小车从秦川机床厂边,沿着公路,经献头岭走着我们熟悉的盘山公路,一直开到了上川三队。这在以前是不能的,以前能开汽车的路只通到公社。公社所在的那条街道热闹了许多,我们在原来经常光顾的“老霍饭店”旧址,合了个影。
一进村,我们就碰到了一群在玩耍的娃伙,一个都不认得。他们衣着整齐、鲜亮,与城市娃娃们没有多大差别,只是腼腆一些。听到我们的来意,大家指着其中一个男娃“他爸是队长哩,他爸叫憋丑!”,啊,他是靳队长的孙子,是鳖丑的儿子。我的眼前一下子浮现出那个大头的孩子。我们下乡时带了一把剃头推子,我非常想学理发,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给我当实验品。两个糖块换来鳖丑坐在了我的面前,我第一推子下去,鳖丑就尖叫着逃走。此后,就再也没有人让我推头,包括老公和儿子。现在鳖丑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但是我们没有见到鳖丑,他出去了。
这次回队有些欣慰,有些伤感。
伤感的是,当年一起劳动的熟悉面孔大半已经不在:房东饲养员走了,会计走了,贫协老两口走了,连靳队长也走了,他当年的绰号可是累死牛!他们都是60岁左右就离开了人世,农村生活实在太艰苦了!
而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乡亲们的生活好过多了,他们都翻盖了新房。紧靠村子的南面建起一座漂亮的小学校,娃娃们再不用走远路去上学了。
我们坐在王木匠家的堂屋听木匠儿子讲述队里的变化。晁峪河床变深变窄,河滩上当年修的平滩地已经全部被水冲光,现在队里的收成全部都来自山地,靠化肥,麦子高产,吃粮已经不愁了。
我们十分感慨,当年队里麦子的主要收成就是河滩上那几十亩大寨田。山上的地是收不了多少麦子的,很多山坡地的麦子都是象学长们的描述,坐在地上割,或者干脆用手薅的。记得呼芳芳还曾剪下一枝麦穗寄给父亲,证明我们这儿的艰苦。
吃晌午的时候,各家都来叫,我们提出想吃碗搅团,谁知找遍全村没有番麦面。回答是,现在麦面都吃不完,谁还吃斡,混都喂咧猪。
我们只好在王木匠家吃面,边吃边聊,乡亲们说到温饱已经解决,就是看电视困难。于是在何映凯的提议下,我们决定给队里装个卫星天线,让山里的孩子们早些接触外面的信息,让乡亲们多些娱乐。
第二次回队的感觉是山还象那座山呀,河就不再是那条河了。变化挺大!
第三次回队是在2007年的春节,这次回队还要去参观高鼻子的养鸡场。
由于经济发展,同学们不但“食有鱼,”且“行有车”的人也多了,这次就是西安的同学自己的两辆小车,载着我们一行8、9个于细雨中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回队的,虽然路还没有完全修通。
细雨蒙蒙中我望着窗外,看不到一点熟悉的景色了,路边时有高楼出现,更多的是堆着石料、钢材。只有呼芳芳指给我看的晁峪中学一闪而过,我知道是到了晁峪的地界了,其余的地方,一直开到我们上川三队的菩萨殿,我都是糊里糊涂的。
我们曾经的桃花源——菩萨殿,那里应该有朝阳下我们背过粪的圈头湾,那里应该有夕阳里小山村的袅袅炊烟;有石板铺就的小桥,有柏树种满的后沟。
然而出现在我面前的菩萨殿却好似近郊的乡镇,一排排密密的房舍,一张张完全陌生的面孔,不认得了,我好象到了一处“农家乐”的旅店。
车经过了菩萨殿,我们没有下来,直奔高鼻子的养鸡场。听了他的介绍,我们又到处看看,办得真不错,每天都能产蛋500多斤,还有鸡粪——高档的有机肥料。自己有了不错的收入,还雇了一些乡亲帮工,使他们也有事做,有收入。我们对他们两口真是敬佩得很,他们才是真正为乡亲们办了一件实事。
从鸡场返回时我们去了菩萨殿,匆匆地看望了住在村口的台女,匆匆地离别了上川,离别了晁峪。
本瑜小姐,由于封山育林,南岔——你的桃花源将越来越美。而上川的山、河却不知还会发生什么变化。我希望它保持原来的模样,乡亲们却想,也应该过上现代化的生活,和我们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我的桃花源只能藏了在心底!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