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 杂谈篇一: 干活速度  

2008-03-31 12:19:22|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记得听谁人说过,放只老虎在身后,破世界记录一定容易得多。我不知道会不会是这样的,不过我在农村时一次破干活记录的情况大概是可以和它有一定可比性的。
    我们队里一般是出三晌工,头晌一般就在村子附近。约6点左右,天刚蒙蒙亮,睡眼惺忪,从床上爬起,脸不洗,牙不刷,早饭也不吃,干到日头老高,回家吃早饭,那时大约8点多。吃完早饭,从大约9点干到一点多。吃完晌午就会从3点直干到天黑看不见了为止。
    那天早上,队长派活,妇女只有我和赵国庆2人(因为别的妇女一般都要在家做早饭,不出工的)。队长手一挥,你两个去菩萨殿前面那块地拔蕃麦秆子。(我们村名叫菩萨殿就是因为在村子的南面有座叫菩萨殿的庙)我和赵国庆窃喜,那块地周围的庄稼都高得很,钻在里面看不见。我们的猪没有草吃了,只有我们两个,正好偷空干私活,给猪寻草。
    商量好了,我拔秆子,国庆提个大篮子去寻猪草。没有多话,赶紧干。
    由于干了私活心虚,我拼命地拔。发现如果将身体弯成倒U型,两手握紧蕃麦杆的根部,拔起来快些。于是我头都不抬,身体一直保持倒U不变,只是双脚挪动,动一下能连拔3、2棵呢。拔着、拔着,咋突然莫咧,到头啦。
    “天哪!”我的腰不能动了,腿也不能弯了,只能U型侧躺在地上。半天,腰才展开,腿也活泛了,慢慢坐起,看到一大片蕃麦杆躺得整齐地很,全部头东根西,就象机器摆哈地,忍不住笑倒。这时,只见国庆“蓬头垢面”从旁边庄稼地里钻出来,手里提了冒尖一篮子猪草,估计也是因为偷干的私活,忙地挂乱的头发都来不及撩一下。
    活动活动腿脚,提着猪草,偷偷摸摸地回家了。心里真高兴,猪有食吃咧。
    吃完早饭,又集中到村头大树下等待派活。派到最后连妇女都派完了,就剩下我们俩,队长一瞪眼,“你两个还等啥,快去!”“去哪达?”“去拔蕃麦秆子。”“拔哪里的?”“还是菩萨殿。”“拔完了。”队长嘴张多大“啥!斡能拔完了?斡是你的三晌的工!”轮到我们俩掉下巴了。
    私活这只“老虎”追着我们“刷新”了干活记录。
   
题外话:此文作成,先发与姐们儿审阅,回戏言:怎么咱们尽记的是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思,日常劳作单调得很,倒是那些“偷鸡摸狗”之事印象深刻。尤其是这次的拔蕃麦,因为在大约二十几年后,我因严重腰椎病住院,医生诊断是几十年的老伤,或摔、撞,或用力不当造成。遂忆起,在队里的诸多不慎。如:130斤的麦桩,出死力曾想扛起;修河滩搬大石也要与男劳比试。总之,如蒋本瑜所言,我们当时年龄太小,感受事物不同。又,在我们队男女区别不大(除了工分),女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照顾(荷花、老四别生气,你们的照顾我记着)。其实也不怪男生,女生自己也太生猛,好逞强,要求男女平等吗!自己伤害了自己还不自觉,就象我在《返乡路上》所写“那个年龄,那个年代,不知道关心别人,也不知道关心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