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十月革命胜利日有感  

2008-11-08 19:26:1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日,记得去年今天的《南方周末》有两篇与前苏联有关的文章,一篇是《寻找十月革命的碎片》,一篇是《我的俄罗斯梦》,使我回忆起一些往事。
      我的父亲是一位留苏学生,但不是一般的留学生,他在读中学的时候就参加地下党,后来在上海交大上学搞学生运动,上海临解放的时候,党组织为了保护他们,送他们去了苏北解放区。刚解放就在陈毅任市长的上海市军管会领导下接收上海的工矿企业,又作为新中国第一批自己的知识分子,派往苏联去学习,他们的学习是带着任务的---回国后建立自己的高压电器生产研究厂所。就这样他先后在苏联学习、生活了六、七年。
      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就不在身边,出生后一直是母亲教我从寄回的照片中认识父亲,也许是照片背景,也许是和母亲一起看父亲带回的苏联画片,莫斯科对我来说就好象去过一样的亲切。
      从苏联回国后,我的父亲没有选择留在条件优越的北京部里工作,而是选择了去条件艰苦的东北建设我国第一个集研究和生产为一体的沈阳高压开关厂。当时的沈阳铁西区一片荒凉,我的母亲竟会抱着刚刚出生的弟弟掉到雪坑里。
      由于父母工作紧张,我被送到保育院,那是一家由苏联人任教的保育院,苏联专家的孩子们都在那里。那儿好象离家很远,管理也非常严格,孩子们每两个星期才能回家一天,由院里的大客车接送。
      孩子们在那里受到近乎严酷的训练。
      东北的冬天是寒冷的,那时候的天气和现在有别,在我的印象里,冬天是没有无雪的日子的,从深秋下雪开始,直到第二年春天雪化为止,小半年的时间,人都是行走在雪的甬道中。每天清晨,老师们都会在院子里扫出一块空地,孩子们不论男女,一律全身只留一条三角裤,光脚在院子里跑圈,为了适应寒冷,出去之前老师都会在我们的身上擦雪。每天下午午觉后,都要在后院的操场上溜冰,不管你摔多少交,老师都会拎着你的后脖把你拽起来,决不允许半途退场。我估计苏联的孩子们都是如此训练出来的,不然他们的身体怎么会那么棒。
     孩子们的伙食、生活环境、卫生条件也极好,每天早上牛奶、面包、煮鸡蛋;午后有茶点、水果;晚餐,我就记得菠菜、海带、鸡蛋汤,最可憎的是强迫你吃洋葱、胡萝卜,吃到现在我都恶心。但是这些洋葱、红萝卜之类的蔬菜虽然难吃,孩子们不爱吃,但是它们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益的,现在的妈妈、奶奶们千万别迁就孩子,放弃了这些即便宜又绿色的高营养品,只是记住千万要吃菜市场买回来的新鲜的。
      那时,我们住在一栋非常宽敞明亮的楼里,后面的操场上有秋千,转椅,荡木,大沙坑。我们还有自己的室内、室外泳池,只是室内的泳池大约原来只是个澡堂,水只齐孩子们的腰。每星期四洗澡,澡盆里浸,水池里泡,龙头下冲,真的生活幸福。
      我打小身体极弱,几乎婴幼儿能得的病我都没有漏下,成天只记得一把把的吃药,可是自打在这个保育院呆过后,直到45岁前我的身体一直不错,这确实应该感谢苏联老大哥。
      所以在我的印象中,苏联是个物资生活丰富,人民快乐幸福的好国家。
      到了读书的年代,我们这一代的人都不会忘记,从小学的《铁木尔和他的队伍》、《少年鼓手的命运》、《盖达尔短篇小说集》到中学的《青年近卫军》、《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幸福生活》、《形形色色的案件》和《普希金诗集》到成年后的托尔斯泰、屠格涅夫、托斯妥也夫斯基….那好书多了去了。说苏联文学、俄国文学影响了我的一生一点都不为过(岂止是我的一生,应该是我们的一生,我们这一代人的一生)。还有苏联歌曲----《喀秋莎》、《小路》、《共青团员之歌》、俄罗斯音乐---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苏联不只是个物质丰富的国家,它在精神方面也特别的富有,我真的喜欢它。
       后来在60年代初,我们两国的关系恶化,父亲断绝了和他的师友们的联系。父亲不敢公开替苏联人说好话,但是在大约62、63年吧,父亲又去了一次苏联,回来后我听到他悄悄和母亲的谈话,说去了列宁墓,在红场前向烈士献花时,有许多苏联人悄悄地走近,翘起拇指,轻轻地向他们说“中国同志,好!”父亲的结论是苏联人民还是和我们亲着呢。
      之后就是文化革命。
      到了大约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还是八十年代初,总之是到了改革开放后的某一天,我们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是父亲的苏联老师和朋友,都是一些苏联的院士和专家们。父母热情地招待他们,有一位老专家衣服穿少了,母亲拿出父亲的新衣—一件挺普通的夹克衫给他穿,那些老人们对衣服赞不绝口。后来母亲就悄悄地叫我去附近的土门自由市场买了几件50多块一件的夹克,拿来送给他们,他们连连称赞,找遍了也没有什么礼物回赠,只好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水笔,当作礼物回赠给父亲,其实就是在当时的中国,这种水笔也是非常低廉的,真是难为了那些老专家们。当一位老人提出想带些这样的衣服回去时,母亲便陪着他们去了市场,他们居然都是倾其所有地买了大包小包的中国廉价衣物带回国去。这件事在我们家引起了较大的震动,要知道他们都是国家级的老科学家啊!没有想到苏联的经济已经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人民的生活水平如此的低下了。
       接着便是九十年代初的苏联解体,那时我已经离开西安到了珠海,在香港电视中看到许多当时不对国人开放的信息,感慨万千,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空空落落的——从此“苏联”不再,-痛心苏联的同时庆幸我们的稳定。后来海南的一位朋友去了俄罗斯淘金,回来后对我们讲述在解体后俄罗斯普通民众生活的痛苦,为一片面包、一块木炭排长龙购买,一个中国产的暖瓶、一只普通的手电筒都成为珍品,就更使我们对于前苏联,解体后莫斯科、红场、克里姆林宫所在地---俄罗斯,这个曾经自豪的国度的现状有了更加感性的认识,于是更加庆幸自己。
       现在,2008年的11月7日,又是十月革命节了,经过这十年的经济调整,解体后的列宁故乡,经济开始恢复,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很快,它重新进入了世界经济强国的行列,我为那里的人们高兴,在这个节日里祝他们永远幸福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