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向往  

2007-07-18 10:01:03|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向往

                        
    在电大上写作课的时候,老师曾经出过一个作文题《向往》,当时我们正学《逻辑学》,爱扣个字眼,许多同学就要求老师给出“向往”一词的内涵和外延。老师给出“向往”一词的解释是:希望或渴望某事或物成为现实。其外延吗,老师列举了:共产主义呀,幸福生活呀,美好的未来等等。有同学就说了,我最希望的是我的儿子今年能考上大学;我最希望的是厂里能分我一套有独立厨卫的房子......,于是老师就宽大了,你们自己认为最好,最想的就是“向往”,就可以写。我写什么呢?不知道为什么,当“向往”这个词一出现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最先出现的是Q那张充满憧憬的脸。于是这希望就不是我希望而是她希望了,我觉得她的希望似乎更符合“向往”这个词的内涵,有那么些比较崇高的意味在内。
    Q是个文文静静的女娃,一张白净的瓜子脸上,一双微微有点眯缝的眼睛,一笑起来弯弯的就象两个月牙,说起话来细声慢语的。她中等个头,身体单薄,走路轻轻盈盈,我总感到她象在飘。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幼儿教师,教孩子们唱歌、跳舞,给他们讲白雪公主的故事,但事实上,她却被分配到了“种猪场”。
    本来我与她并不熟悉,虽说在学校是两个相邻的教室,但两个班的同学并不来往;文革中属两个不同的派别;下乡后一个在沟口,一个在山里,又相隔几十里。我们的相熟往来还是招工进厂后的事,与她同队的M和我分到一个厂,并与我同住一舍,Q就经常来我们这玩,彼此互相熟悉起来,但真正地关切还是从那天开始的。
    那天,Q接到了分配通知书,得知自己分到了J市种猪场,来到我们宿舍时两眼已经是红红的了。说着说着忍不住,失声痛哭,直哭得天昏地暗的。在我十九岁的心里还真没有多少同情心的,但那一次,确实被她哭得心酸。想想也是,在那个年代,总以为一分配了工作,就被定了终身,哪象现在,人们时时都在跳槽,才不在乎你的什么分配呢,多好!
    Q,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多么纯净,多么浪漫,每天只想和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却被分去养猪,多么脏,毫无浪漫可言。我觉得她当时的心情,好似被嫁错了人,我们宿舍几个都陪着她难过。
    可谁想,事情还没有完呢。过了两天,Q又来了,这回哭得更是可怜,抽抽噎噎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我们才明白,原来她被分去照顾一头母猪,还得负责给母猪配种。这简直太不象话了,让一个十九岁的姑娘去干这种事!我们是又气愤,又同情,但是又没有办法,连安慰的话都不知如何说。
    送走了抽泣着的Q,我们自然是骂不绝口。
    这之后,我们厂搬到了离J市十几公里的新厂址。不知过了多久,已经把这事淡忘了。一日,Q又来了。我都不好意思问她工作的事,怕她伤心,倒是她坐了一会儿后,自己主动开口谈起了她负责的那头老母猪,如何怀了小猪,谈起她如何把猪舍打扫得特别干净,每天给母猪洗两回,她的猪一点都不臭。这我真相信,Q是个干净人,全身收拾得整洁漂亮。由于她的头发长得密,容易脏,在生产队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她都隔三岔五就洗一次头。怪不得她那头发一根根的都飘飘地,不象我们的,经常脏得结成一团。看看她自己就可以知道她的猪,她的猪舍,一定很干净的。她说起她的工作最不能忍受的是粉碎饲料,那满屋子的灰尘,戴上口罩,蒙上头巾都挡不住。我们感叹了一阵,她回去了。
    又过了几个星期,我和M一起有事去宝鸡,顺便去看望Q。她正在粉碎机边粉碎饲料。那满屋子的粉尘,震耳的轰隆声,我们几乎看不见Q,听不见她的声音。她关掉机器走出来,整个是个灰人,头上包的头巾在脖子那里系住,头巾和衣服都看不出原来的花色了。她扯下头巾,头发还是乌黑、飘飘地,但是整个脸都成为灰黑色的,分不清眉眼。她用头巾抹了一把脸,说:“对不起了,不能陪你们了,我的母猪快要生了,我得把饲料粉得碎一点,容易吸收,有营养。”她真是个认真的人,不管她愿不愿意的事,只要分给了她,都能认真做好,我们又感慨了一阵。
    又过了很久,总不见Q上来,偶尔讲起她,都不知她怎样了。
    忽一日,Q又来了。满面春风,走路又飘飘地了,张口就说:“我那猪又生第二胎了,这次一下就生了十三只,十三只呀!有一只没有奶吃,我买了只奶瓶,冲奶粉喂它。”我们吃惊地互相一望,眼神中分明有“Q不会有事吧!”。Q又接着说:“我把它们都过了称,长得真快,几天就长一斤!”不象有病。接着她又滔滔不绝地说起她如何照料母猪,如何给母猪接生,又如何发现有第十三只小猪,她真兴奋,因为“种猪场”还没有母猪生小猪超过十二只的记录。恩,她创造了“世界记录”!
    当晚,她住在了我们宿舍,慢慢地我们知道了,她的小猪们已经卖给了农民,母猪要休息几天再配种了,而她已经带了徒弟,这几天由徒弟照料母猪,她能歇几天了。
    她很感慨地对我们讲了她第一次卖小猪的情景:老乡们解开层层包裹,抖抖战战地拿出由元、角、分凑成的猪娃钱,满脸喜色地双手捧着钱对Q说,找娃他舅他姑借了钱,专门跑几十里到种猪场,能买个壮实的猪娃,好养活,长得快,架子也大些。长大了能多卖些钱,娃的学费,本子钱,春节的新衣、肉食,一年的灯油钱就都有了。望着老乡脸上向往的表情,Q说:“我当时真的恨,我的母猪怎么就只生了十一只呢!于是,这次配种时,我就照书上讲的连配了两次,在配种前还专门配了精饲料,多放豆子,下次母猪准能生......。”听着Q自然流出的话语,看着她满脸向往的神色,我懂了她的变化,忽然觉得她有些崇高,有些神圣了。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一听到“向往”这一词时,脑子里最先就出现了Q的原因吧。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