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老师  

2007-05-20 11:05:5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
                                           一、
    记得那是在上电大学外国文学的时候,我们教学班在西北大学聘了一位辅导老师,他还没有来,我们的心都在期盼着了,因为我们得到消息说他是个平反右派。大家都知道右派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大凡能当上右派的人,不是才华出众就是个性突出。
    这位老师果然不负众望。那天,他一进门就使我们意外,我们总以为二十几年的右派当下来,一定是满脸的沧桑,弯腰驼背,头顶白发。没成想,进门的是一位身材瘦高挺拔的中年男子,头发梳得整齐干净,就是稍长,是那种艺术家的发型。现在这种发型满大街都是,而且梳的人绝大多数身上连一丝儿艺术家的气质都没有。可是我们这位老师可没有愧对他的发型,他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那么一股文化韵味。所以一进门,我们同学都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
    老师确实是满腹经纶,才华出众。他开讲的第一课是希腊神话。他并没有照本宣科,而是从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讲起,众神之首宙斯,以下诸位依次介绍。每介绍一位就讲一段相关的故事,极精彩引人,满课堂鸦雀无声。要知道,那时候文化革命刚结束不久,我们的心都象干旱的沙漠,能吸干所有文化知识的雨露。
    老师从神话引入“荷马史诗”,“荷马史诗”的流传历史,它的作者。重点讲述了《伊利亚特》,美丽的海伦如何成为特洛伊战争的起因。可以看出,我们的老师对这段文学史,对古希腊时期的文学情有独锺。老师那富有文采的描述,仿佛在我们的眼前展现了一幅幅田园诗般的生活场景,那些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们在其中过着悠闲、富足的生活。
    从决定战争胜负的那只大木马引到了中国的流牛木马。这时候,我们的这位老师方才显露出了他真正的才华。他开始将古希腊的神话和文学与中国古代的神话和文学进行横向的比较了。那时候不象现在,世界变小了,各学科,各领域,横向,纵向比较都自然得很,那时候我们的老师在进行的这种比较文学的探讨就显得出类拔萃了。我们电大的同学们都已经是工作多年,有些社会经验的,并且都是对文化有渴求、有些鉴别能力的一群,听到这时都挺激动。
    老师明显地感受到了同学们的反应,他更放开了。对爱琴海沿岸的兰色的海洋文化的特点细加评说:生活环境的富足,造就了文化的乐观、浪漫。神和世俗生活的接近;神和人之间的互相嘲笑、捉弄;神并没有高不可攀的地位。而中国的黄土地文化,就大不同了,农耕生活繁育出了象《精卫填海》、《夸父逐日》那样勤奋、劳苦的神话。生活环境的艰辛使文学带上了过多的沉重和艰涩,缺少了浪漫和轻松。中央集权的政治状况使中国的神高高在上,具有世俗皇上一样的至高无上的权势;一点都不象奥林匹斯山的诸神,有点可亲,有点可爱。
    外国文学课成为我们当时最盼望的课程,这位老师成为最受欢迎的人。
    直到一次老师给我们布置写一篇文学评论,我得到95的高分,老师拿着我的作业本走到我的身边,随口问了一句:你做什么工作?我说是小学教师。他奇怪地问我:你的工作不错吗,要那个文凭干什么?我当时什么都回答不出来,只是觉得老师身上的光环在褪去,我挺伤感的。
   
                                      二、
    我因为父母的问题,在招工回城时只能到一个很小的地区厂,还是一个没有建成的新厂。没有想到的是因祸得福,我们这个厂没有老师傅,除了几个大学生,就是我们这帮下乡知青。我们肩负着修路架线,通水电,甚至打土坯建宿舍的重任。最主要的是还要自己造一些设备,你瞧瞧,我们这一群中学生多能干。
    那是吹,其实把当时的情况讲出来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下面我就举几个事例请诸位评说评说。
    我们厂建在宝平公路边,周围都是农田,离最近的宝鸡床单厂有近两公里的路程,所以需要自建水塔解决生产、生活需要,而解决的最方便、省钱的方法就是在厂后面的塬上沏水泥池,利用位差供水。建水塔倒是方便了,但是每次上水就麻烦了,要派人看住,水满后关掉水泵,风雨无阻,否则就会断水。
    我们毕竟是知识青年,就思想如何搞个自动化,但限于自己知识的贫乏没有搞成,十分懊恼。
    我们进厂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自制设备,也就是自制漆包线机。我的同学和我,首先是商量着看图纸,按图下料,然后是按图焊接。在焊接时发现钢板长出一块,于是,割!割完后发现图看反了,钢板又短了,于是,再焊上!
    工作中的种种愚蠢、困难,使我们十分地渴望学习,渴望知识。令人欣慰的是在我们这个只有50多青工的新厂就有6、7个大学生,他们对此事也很热心,于是我们厂有了夜校。
    学生是我们厂的青工,不用报名,想听就进去;教师是那几个大学生轮班;课程是想学什么就讲什么,当然是要那些老师会的。担任制图课的是我们学校同学中的一位高66级学生,他的课讲得深入浅出,非常实用,使我至今还能画机加工的正视图,侧视图,剖面图;能看懂组装图,虽然我已经离开工厂近30年。还有一位西安交大毕业的学生担任我们的数学教员,他浓重的陕西口音至今回响在我的耳际。还有西北工业大学学生的物理课,讲的是当时的先进技术——激光,还有大连工学院的.......等等。总之,我们的老师们真是人尽其才,各显神通。
    在那些个美好的夜晚,在离宝鸡市14公里处,被农田包围的几幢土坯房子里,明亮的灯光照着我们那一张张渴求知识的年轻面孔,照着站在桌子前面,老师的激情洋溢的同样十分年轻的面孔。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没有轮到上课的那几位老师,也同样地坐在后排座位上,同样认真地听讲。知识的清泉在那简陋的教室里流淌,我们就象干旱的沙漠,贪婪地吸着。我的几何、化学就是在那里补上的,虽然不算系统,但补上了我因文革造成的缺失。
    在我一生中,还上过远比那正规的学校,坐过远比那正规的课堂,但是,在那土坯房子里上课的情景使我终生怀念;那几位老师志愿者对于传播知识的热情,那些学生对知识的渴求令我终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