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春天的自然、自然的春天  

2007-04-10 10:50:50|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春天的自然,自然的春天
   “春天来了,花儿开了......”,这是小学二年级第一课《春天来了》的课文,我当小学生的时候读过,当教师的时候教学生读过;而对春天来了感触最深的却是上山下乡插队的第一个春天。
    我们是在1968年11月4日下乡的,那是一个美丽的深秋天气,虽然有点凉了,但秋高气爽。高大的柿子树结满了果实;金黄色的大柿子,宝石般红色的火劲儿柿子,挂满了枝头。对于我们这些嘴搀的女孩子们,真是个十分美好的秋。
    但很快秋天就过去了,冬天来了就不美好了。农村的冬天挺可怕,一个字“冷”。冷得惊人。头天的洗脚水没倒,第二天就结成了冰坨,根本无法将它倒出,只好连盆放在院子里晒。如果你偷懒,将水泼在门前,那半夜起来方便可得留神了。
    我记得那年的冬天特别的长,好象永远都过不完。在我们知青点,那时刚好有一本雪莱的诗集,里面有一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所有的人都哆哆嗦嗦地拿它来打趣,“春天还会远吗?”。真的,春天很遥远。
    第一个春的信息终于来了。那一天我们去公社寄信。我们插队的晁峪公社是秦岭山脉的一条山沟,我们大约是处于沟的中部,公社靠近山外。买日用品、寄信,这一条小路我们走了多次。我们四人穿得圆圆滚滚,包着大围巾,黑白花的小狗阿廖沙,在脚边左缠右绕,跳跳蹦蹦。
    从公社回来过晁峪河的小桥时,阿廖沙突然抬起头,大声地吠叫起来;跟着我们的鼻子也闻到了一股不同的气味,是一股潮潮的,凉凉的,很清新的泥土味道。抬眼向河对岸望去,有几大片不同于冬天那白茬茬,硬邦邦,而是深褐色的地面显眼地露出在白白的雪地上。那泥土是深褐色的!软软的,潮潮的,那几块地上长的麦苗也显出了不同的绿色,嫩嫩的。
    “化冻了!”我们叫起来,欢快地跳着、跑着,小狗也“汪、汪”地撒着欢。
    空气发生了变化,虽然仍然刺骨,但闻起来有一股潮湿。几天的工夫,积雪就化光了。打那儿开始,春的气息不断。
    不知你是否注意过春雷。不是象夏日的惊雷,“咔喇喇”一声震天响,吃你一大惊。而是沉沉地、闷闷地,打天边滚过来,“轰隆隆”滚过你的头顶,又滚向远方。我从来没有在白天听到过春雷,都是在夜晚;睡在床上,朦朦胧胧地、喃喃地“春雷响了,春天来了......”。它不吵人,催我甜甜地睡去,在我的梦中滚过。而在那一年的春天我听到的春雷最多,觉也睡得最甜。
    随着春雷,春雨也来了。在北方都说春雨贵如油,一是下得少,二是它对于农作物而言,特别宝贵。那一年,大概是风也调,雨也顺,春雨下得真不少。杜甫有诗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描写春雨真是不错的。
    春雨在夜间静悄悄地滋润着大地,麦苗唰唰地往上窜。你也许不信,我在那年春天的夜里,真的听到过麦苗生长的“唰唰”声。
    麦苗抽芽了,长高了,我们就该锄苗了。我们那儿是山区,只能种冬小麦;秋天收了玉米,就播下麦种,在下雪前,麦苗就出土了。农民们会说,冬天要多踩麦子,等土地冻了,也会把麦苗封住。那时节麦苗都蔫蔫的、软软的,颜色也半黄不绿的,好象快死了。农民们告诉我们,其实在冻土下,麦子在长根,根长好了长壮了,第二年春天麦苗就发得快,收成好。原来植物也讲究个蓄势呢。
    春天是农忙的季节,队里的男劳力都干些什么,我已经淡忘了;而我们这些女知青是要和队里那些平时并不出工的妇女们一起去锄麦的。麦田在我们那山区是很少的,每亩能收个3、400斤的麦田,只限于河滩里那几块学大寨修起的梯田,因此我们的锄麦活是很细致的,不象平原上是站着锄,而是坐着小板凳慢慢锄。
    那是早春天气,乍暖还寒,每天早上出工很冷,我们都是穿着棉毛衣裤、毛衣、毛裤。坐着板凳锄一会儿,还挺凉。但是等太阳一出来,我们就受不住了。背上一晒热,汗就把棉毛衫裤沾住了,加上毛衣紧绷在身上,别提多难受了。这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曾经嘲笑过的农民穿空心棉袄的好处来了。早上,天凉的时候,她们的棉袄能挡风、保暖;太阳出来,空心棉袄能隔热、通风。于是,我们也开始农民气了。从此,我懂了一个道理,习惯有时候是需要养成的,(当然,那时候的农村很穷,农民们也没有毛衣可穿)千万不要轻易地否定别人的东西。
    锄麦还可以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在北方农村的冬天,是没有菜吃的,我们刚下乡,对此特别不习惯。经过了一个无菜的冬天,大家都难受,但是,春天山区那美丽的绿色里并没有蔬菜。我们发现去锄麦的妇女都带一块手帕,她们教我们辨认一种能吃的野菜,叫勺儿菜,在麦田里的草大部分就是它,挺好吃的,炒着、烫了凉拌都行,绝对绿色。
    锄麦的时节能看到在崖畔上,嫩黄色的迎春花开得一丛丛的,衬着一片片碧绿的麦田,入到我们这些看了一冬土黄色的眼里,那色彩真新鲜。锄头刨开湿润的泥土,刨断嫩绿的草根,春天特有的泥土味道混合着浓浓的青草香,沁人心脾。
    这就是春天的色彩,这就是春天的味道!自从招工回到城里后,尽管有无数次的踏青、春游,可是我再也没有享受到那样浓烈的自然的春天的色彩和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