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纸香、墨香  

2007-03-21 21:08:1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纸香、墨香
    前几天,在朋友们的鼓动下,我为自己申请了一个博客。上网的感觉应该说还是不错的,自己写的东西可以发出去,居然有陌生人给予评价(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
    但是我对于在网上看文章还是不习惯,总感觉缺少点什么,不过瘾,没感觉。现在的图书都兴你编过来我编过去的,原创的作品较少,好的原创作品就更少;老公又喜欢在网上购书。于是,到书店去走走、摸摸、嗅嗅的机会没有了,这对于我真是一大痛失!
    记得妈妈从小就说我:你前世一定是书虫。我确实爱书,尤其爱新书,爱书的纸香与墨香。
    那还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天,爸爸、妈妈发现我在偷看他们藏在大衣橱里的《聊斋》,古文本的。这下不得了!后经审查,居然我已经偷看过《迎春花》、《苦菜花》、《隋唐演义》、《铁公案》等一系列他们藏起来自己看的儿童不宜!从我偷书看的经历中,我发现人在儿童时期对语言的理解力不可忽视。我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就可以看懂古文本的《聊斋》,还是无师自通。这些古书的阅读经历,使我后来在学习古汉语时获益非浅;但也使我吓破了胆,毕生都害怕黑暗。人们都说蒲松龄写的鬼可亲不可怕,那是因为他在鬼的故事里赋予了深刻的社会含义,而我当时是个孩子,不懂。所以我认为《聊斋》还真是儿童不宜。
    爸爸妈妈商量的结果,决定每月发工资的时候拿出2元钱来,由我自由支配,购买自己喜爱的图书,当然是经他们审查允许的,因为我痛诉自己只有一份《少年报》的现实。其实我还有许多妈妈买给我们姐弟四人共读的连环画,但我不喜欢,因为字太少,不过瘾。作为老大的我,他们认为是该区别对待了。这真是个英明的决定,它注定了我一辈子爱书,并带动了我的弟弟妹妹们。
    那时候我的家住在西安市西郊土门一带,那一带被称为电工城,原因是在一大片农田、野地里正兴建一座现代化的电气工业基地;到处是工地,荒僻得很。记得,那时候要走很远一段乡村土路,才能到达一个大商场-土门商场,在土门商场大院子的西南角,就是我的天堂-土门新华书店了。那是一间平房,大约有普通农家的两个堂屋大小,因为只有朝北的一面有一扇门,一面窗,其余三面均是书架,所以光线很暗,终年亮着两盏昏黄的灯泡。
    自从爸爸妈妈每月给我2元钱的承诺兑现后,我每个星期四的下午(星期四下午老师政治学习,学生们放假),都泡在土门新华书店里。
    其实那时候儿童读物是很贫乏的,我能被允许购买的图书,很快就没有了,所以我在书店看书的时间比买书的时间要多。似乎那些不被允许购买的书对我的吸引力更大些。
    时间一长,我得到了关照,每次都有一个小方凳给我准备着,可以坐着看。那个给我准备方凳的阿姨非常年轻。星期四的下午书店人很少,往往是我们两个,各捧一书,一高一低,鸦雀无声。
    我那时看书没有人指导,书看得很杂,天文、地理,自然科学的、人文科学的,乱七八糟,拿到什么看什么,什么好看看什么。就是在那时,我知道了宇宙第一速度,宇宙第二速度;知道了西伯利亚的通古斯大地震;知道了地理上的板块漂移说;知道了物种起源。那些人类未解的自然之谜深深地吸引着我,当我和小朋友们在夏夜乘凉时,望着满天的星星,仿佛我自己就是那上面的一颗。也是在那时,许许多多的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在我的心里种下了人本主义的种子,使我懂得,再卑贱的生命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在土门商场西南角那小小的一间平房里,我度过了小学四年无数个星期四的下午,我闻着书香和墨香,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我那小小的孩子的头脑没有经过理性思维的系统训练,往往被想象牵引,在广袤的空间乱撞乱跑。我那时感到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在沙漠中有一个无比巨大的鸵鸟蛋,当然还要是熟的,我从顶上的小口住进去,里面有无数的好书,我在里面读书,永远不用出来,也没有任何人打扰我。
    我知道这样的阅读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它使我成为一个总是生活在幻想中的人,使我成为了一个什么都知道一点点,又什么都不精的,没有自己的专业、爱好的万金油。可也正是它,让我了解了世界上的许多事物,知道了世界是多么的大;增强了我的阅读和理解,提高了我独立思考判断事物的能力。当然只是书本上的,所以在后来的社会经历中,我显得是那么的愚蠢和笨拙。
    后来,我小学毕业,离开了西郊上了地处西安东郊的西安交大附中,那也是一个崇尚知识和文化的好学校。在教学楼西面的平房里有一间红领巾阅览室,专门给我们初进校的少年,我就是那里的管理员之一;在校园西南角的一排平房,是文艺阅览室和书报杂志阅览室;在教学楼的顶层还有自然科学阅览室。从此,每天晚饭后到晚自习前的这段黄金时间,我都流连在这几个阅览室里,被纸香和墨香熏陶着。那时光真是美极了,看呀,看呀,看不完的好书!直到爆发了那场倒霉的文化大革命,我才上到初中二年级,美好的时光只有两年啊!痛哉!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老师们都成了臭的,没有知识是光荣的;于是课上不成了,书也没得看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上帝在这方面对我特别的垂青,我认识了一帮朋友,个个爱书;尤其是其中的一个,简直就是个口头文化的传播者。夏夜在学校操场的一角,冬天在集体宿舍里,我们围坐在一起;从《封神榜》到《高老头》,从曹雪芹到托尔斯泰,整个一个古今中外文学史,正史野史,反正没有老师,没有绝对的权威,争争吵吵,聊以填补那个没有了书香和墨香的荒芜年代。
    就这样到了1968年,一天,那个口头文化的传播者,我们的小老师,神秘地告诉我们,学校的书库快被人偷光了。于是,我们替他望风,他从半个破窗爬进去。那个时刻的我们,就象是饥寒交迫的乞丐,隔窗望着丰富的宴席,焦急地等待。终于,看到他带着满头满脸的灰尘,爬了出来,腋下只夹了一本字典。那个失望呀!
    好在下乡后,邻校的一个朋友,将他们不知哪里搞来的一麻袋书寄放在我们的知青点。这下可真是掉进了鸵鸟蛋!那时我们插队的山村,生火用硬柴;刚到农村,不会安排生活,不知道提前把柴劈好,晒干。于是,每天下工后我们都在冒着滚滚浓烟的厨房门口坐等吃饭。这段等饭吃的时间,就是我们交流读书心得的好时光。还没有轮到阅读的书,往往有人预告,并,且听下回分解,勾引得你心急如焚;大家都已经读完的书又会引起天下最为激烈、混乱的争论。晚饭往往要拖到很晚才能吃完,但是我们并不甘心马上睡觉,四个人围着一个煤油灯,贪婪地啃书。等到睡觉的时候,每个人的鼻孔里都能擦出二两烟灰。原因是小油灯的光线太暗,大家都要尽量地往灯前凑。
    记得,那时的我就已经表现出了这一辈子都将是个浅薄的人,别人都喜欢《安娜.卡列尼娜》、《怎么办》之类有哲理性、有思想性的书;而我呢,特别喜欢看苏联作家的《远离莫斯科的地方》,法捷叶夫笔下那一群奋斗在西伯里亚的冰天雪地里的年轻人深深地吸引着我。我不善思考,喜欢行动;我没有理性,喜欢浪漫,大约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但是我还是记住了《怎么办》里的这句话:推动人前进的是生活本身而不是他(她)。马卡连科在《教育诗》里的话:每个人的心都是一个螺丝帽,总有适合他的那一个螺丝。我希望每个遇到感情纠葛的年轻人都知道这两句话,这个世界可大呢,美好的东西多着呢!可千万别因为他(她)一叶障了秋。
    哦,还有《叶尔绍夫兄弟》,它给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人决不能背叛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这是做人的原则和底线,否则就会活得生不如死。哎,其实那时候看的好书多了去了,不知为什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三句话,你说我这人是不是有点太过浅薄!
    一年多的农村生活就在这样的日子里飞快地过去了,我招工进了工厂。
    是不是上天对我又一次的眷顾。我进的这个工厂没有老工人,我们一大群年轻人同样奋斗在“西伯里亚”,在远离城市的一片农田里建设新工厂。自己建厂房,自己修路、架电线。更让人心花怒放的是我们拥有自己的图书室,我们自己有权购书。只可惜那时的书真是少得可怜,我连《激光》《液压传动》这样的专业书都买来看完了。好在那时在我们这群知青工人中有传书看的好习惯,我别的事情都有点马虎,惟独在看书上,只要别人能让我优先,要什么条件都行。《三角》、《几何》、《唐诗》、《宋词》,苏联的《勇敢》、法国的《高龙巴》,你说怪不怪,当时我们肚子里吃的是杂粮,身体嘣儿棒;精神食粮也那么杂,所以,神经也是特坚韧。我觉得知青出身的人,对世事都有点见怪不怪,都比较有包容心;不论你是前朝遗老还是新新人类都可以相处融洽。这大概与我们多吃杂粮有点关系。
    在那时我读过的书中,有一本给我的感觉最怪,这本书就是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虽然在这本书中,郭老对这两位诗人是对等的在描写,一个是诗仙、一个是诗圣。但我总感到郭老在感情上是倾向于诗仙李白的;这点感觉使我惊喜,因为在我的内心特喜欢李白,不喜欢杜甫。可是我不敢说,因为杜甫的定位是“人民诗人”呀!
    这之后就到了我结婚生子的年代了,与我的纸呀、书呀做了别!直到儿子三岁半,可以上常托了,我可怜的儿子,为了妈妈的爱好受了委屈。儿子,别怪妈妈,妈妈为了你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你为了妈妈,过早体会了社会人间的冷暖。我把儿子送到了保育院,报名上了第一届电大汉语言文学班。从那以后,我与我的书再也没有分开过,纸香与墨香伴着我直到现在。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