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原创]木兰围场秋狝记-------作者:赵国庆  

2007-12-12 23:38:0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言:从夏天开始,朋友就约我一同出游,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朋友遂独自于金秋佳节前往我们共同向往的“木兰围场”。回来后,余兴未尽,成篇美文发送与我,其描写绝佳,读来如身临其境,令我眼谗,心益发向往之。今将其美文--木兰围场游记发于网上与众博友共赏。

                                                                  木兰围场秋狝记
      在距北京城东北四百多公里,河北省围场县和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相连之处,有一片美丽的高岭。这里海拔一千多米,是大兴安岭余脉、阴山山脉、内蒙古高原和燕山余脉的交汇处,滦河和辽河的主要发源地。蒙语称这个地区为塞罕达巴罕,汉语称之为塞罕坝。
      塞罕坝自古就是一处水草丰沛、森林茂密、禽兽繁集的天然名苑。公元1681年,清朝康熙皇帝看中了这块“南拱京师,北控漠北,山川险峻,里程适中”的漠南蒙古游牧地。借皇帝“春搜、夏苗、秋狝、冬狩”四季狩猎的古代礼仪,在这里设置了“木兰围场”(汉译为“哨鹿设围狩猎之地),并将“木兰秋狝”定为祖制。据历史记载,木兰围场作为塞外的皇家猎苑,自康熙到嘉庆的一百多年间共举行木兰秋狝 105次。
    木兰围场面积近1万平方公里,辽阔、雄伟、大气。那里有陡缓交错的山川、宽阔广袤的森林、丰美无际的草场、清澈迷人的湖泊和湛蓝多姿的天空,它们相互交错构成了一幅绮丽的画卷,使之成为水的源头、林的海洋、花的草原、云的故乡、雪的世界、珍禽异兽的天堂,成为中国北方最美的地方。
    今年十一黄金周,我们一群由老石油、援藏干部、记者、教官、警官、IT精英、大学生组成的旅行团准备进行一次现代化的“木兰秋狝”,将美丽的围场风光统统捕获到我们照相机和摄像机的镜头里。
10月1日早7点30分旅行团冒雨出发,经过七个多小时的旅途颠簸,终于在下午三点多钟到达了晴空万里的塞罕坝森林公园。进入山门后转过几道弯,突然,一片白桦树林映入眼帘,满树的叶子在下午的阳光下泛着明黄色的光芒。大家都看呆了,异口同声喊到:哇噻,真是太美了!
      这里确实美丽,在我们停留的两天中,无论是草原、树林、湖泊、云朵,还是那普普通通的山岗水泡,随时随地带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景色,令人震撼、令人神往、令人留恋。
     10月2日,我们来到了五花山下的大草原。秋季的草原,天高云淡,草地已经由绿变黄,但依然是没到膝深,莽莽苍苍、起起伏伏。一望无际的深黄色浅黄色中偶尔有一丛绿色的小树或矮矮的红色灌木立在其中,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不断变换着身姿,一条条车道在草原中蜿蜒着伸向远方,牧马姑娘静静地坐在山岗上等待游人的光临。草原是那样的空旷、雄浑、苍凉,似乎是马头琴在鸣奏那幽远悠长的蒙古长调一样。
     在桦树沟,无论是洼地还是高岗长满了姿态万千的白桦树,瘦骨嶙峋白白的树干瞪着一双双黑色的眼睛,搔首弄姿;满树枝桠茂盛,透明的黄树叶微微摇摆哗哗作响。树林在阳光、蓝天的映衬下,白色、黄色、蓝色交织在一起,发出迷人的光芒,耀的人睁不开双眼。一条两岸长满摇曳芦苇弯弯曲曲的小河在树木的遮掩下断断续续的流淌,暮归的牛群在牧童响亮的鞭声中缓缓前行。成群的摄影者拿着长枪短炮,追着牛群跑前跑后,摄取着他们的猎物,好一幅现代围猎图呀。
     晚上,我们夜宿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走出驻地,伸手不见五指。塞上的秋夜寒气逼人,满天的繁星不住眨着眼睛,似乎伸手可摘。为了壮胆我们不由唱起了草原牧歌,低沉的歌声传向远方,在清冷的寒夜中久久回荡。
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星星点点散布着大大小小的湖泊,像一颗颗珍珠镶嵌在美丽的草原上,随着日出日落不断变换着颜色。10月3日早上,我们坐着吉普车来到草原深处的公主湖。据说,当年昭君出塞,因路途遥远,中途曾在此湖边休整停留,因此得名公主湖。清晨的公主湖,飘浮着一层淡淡的青烟,在白桦树的环绕下,婷婷袅袅,就象是一位带着面纱的美丽公主。太阳出来后,湖面由深绿色逐渐转换成蓝色,白桦树的叶子散落水中,随波逐流自由飘荡。湖边树木和小木屋的身影清晰地倒立在湛蓝的湖面上,色彩斑斓、洁净安详。穿着艳丽服装牵着狗的小伙儿姑娘款款而过,让人恍惚来到了欧洲小镇,不知身在何方。
     下午我们来到位于乌兰布统草原的将军泡子(泡子也就是沼泽中的浅水滩),准备拍摄落日晚霞。当年康熙亲征平定葛尔丹叛乱,著名的乌兰布统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大战中康熙的舅父佟国纲将军战死沙场,将军泡子由此得名。现如今那金戈铁马仰天啸,壮士悲歌卷西风的血肉沙场已经融入到了历史的长河中,了无踪影,而波光漪涟、水草丰美、芦苇片片的湖面和草地成为摄影者拍摄落日的天堂。在草滩上,载着游客的马车隆隆而过,留下一串串欢声笑语;蒙古姑娘拖着长长的发辫饮马湖边,将美丽的倒影映在银色的水面上;不知名的水鸟迅速掠过水面,啾啾鸣叫着飞往芦苇深处。太阳在湖对岸与云彩捉着迷藏,突然,一缕光芒冲了出来,将湖中的云朵和草滩芦苇蒙上了金色的纱帐。游客们跃马冲向湖边,对准落日一阵扫射,马儿仰天长啸,牛儿低首凝视,好一幅人间仙境呀。在这远离城市尘嚣、车流、尾气的地方,人们已经忘记了生活中的名利、烦恼和股票基金,全身心地享受着大自然的赏赐,忘乎所以了。 
      10月4日,我们将踏上归途。虽然由于道路堵塞,我们没能登上东坝,一睹那种满了松树、白桦树壮观的人造森  林,但依然是满载而归。可是对这里实在是喜欢,实在是留恋。 那草原、那森林、那湖泊、那马匹、那牛羊、还有草原上人们,都令人久久不愿离去。
      也可能导游太年轻,对围场的地理地貌,人文环境一无所知,只将我们带到旅游点就完成任务。其实,清王朝晚期木兰围场森林植被已被破坏,后来又遭到日本侵略者的掠夺采伐,到解放初期,原始森林已荡然无存,一片“飞鸟无栖树,黄沙遮天日”的荒凉景象。1962年有四百多名大学生和工人来到这里,他们迎着滚滚寒流,在荒沙蔽日的塞外荒原上植树造林,用两代人的青春和汗水,将昔日的塞外荒原建成了浩瀚的林海,使木兰围场成为一个山清、水秀、景奇、林美和充满生机的地方。他们种植的树木像一条绿色屏障横亘于内蒙古高原南缘,阻沙保水护卫着京城的安全。可是当年的知识青年如今脸庞黝黑瘦削,已经垂垂老矣;他们的儿女很多已经下岗,生活拮据,靠采蘑菇、牵马挣钱养家。我们这些居住在京城的人们来到这里,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呢,是不是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爱护那里的一山一水,保护那里的生态环境,尊重那些为我们服务的人们呢。怀着这样的心情,我们在4号晚上终于又回到了楼房林立,灯火通明,大街上拥满了人和汽车的,恍若隔世的北京城。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