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我的丽江  

2007-01-22 20:55:33|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我的丽江
      游丽江归来已近一年,那一种淡淡的思恋总是挥之不去,不思自来。这是之前的张家界,之后的凤凰所没有的。这种思恋来自丽江古城那幽深小巷干干净净的石板路,来自暮色中悠扬的笛声里那欢快舞蹈着的人群,来自我的马帮梦。
      白天,丽江古城撒满明丽的阳光,许是隆冬春节的缘故,那阳光并不使人感觉热,倒使人觉得空气特别地洁净。四方街周围的闹市区,人流川熙,摩肩接踵,是个热闹的旅游城市,但不同的是这里的人们脸上没有旅游人通常都会有的急噪表情,大家都是悠悠闲闲地;悠悠闲闲地吃,悠悠闲闲地逛。这里酒吧,咖啡馆特别多,我看到里面的游客,都是一杯在手,吃着小吃,闲闲地品着,聊着天。沿着小河,摆满了桌椅,没见哪家挤满了人,也没见哪家没有客。人们都在随意地吃,随意地逛,并没有急于赶往某个什么著名的景点,这样的旅游,使人分外地放松,身和心。远望是碧蓝的天空衬着巍峨的雪山,近处是在冬日里依然翠绿的群山围绕的色彩艳丽的古城,真美!但美中不足的是,不论你在什么角度,取景框中总有电视塔的身影。后来在黑龙潭公园,我们终于拍到了比较理想的照片:深潭,古树,雪山,碧空;但,少了古城。
      傍晚,我和老公捡了一张沿河的露天小桌,对坐吃晚饭。当薄暮来临,身边的广场上响起悠扬的笛声,伴着这悠扬的笛声,有两位身着纳西服装的姑娘手拉着手,跳起舞来。少数民族的舞蹈都那么地相似,围着圆圈,欢快的节奏,跳出了快乐的心情,跳出了友好的氛围。很快,她们的后面手拉着手,接起了长龙。人越来越多,围了一圈又一圈。小广场人头涌动,不时地合着音乐响起欢乐的“呵!呵!”声。“笑一笑,十年少”,在这么欢乐的空气中,我该年轻多少岁!
      木刻,来丽江旅游的人大部分都会带些回去做纪念。确实,丽江的木刻挺有特色,在木头上刻出或阳文或阴文的东巴文字。当然还有许多艺术水平高得多的,风景,人物;或民族风味,传统的;或现代风格,印象派的;真是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我又附庸风雅,好这一种,就看得格外起劲。街边的一间小店,矮凳上坐了几个学生模样的,有男有女,双肩背包都不曾卸下,手中拿着一块制好的圆木,用刻刀沿着划好的线条认真雕刻。我怎么看都觉得他们象是游客,不象是木刻工匠。我好奇地探问,笑着回答:欠了钱,打工还帐。哟,这工我也愿打。但我看他们雕刻的手势,刻出的线条,决不象是没有功底的白丁。在这丽江地方,说的人随意,听的人也决不能太当真,我笑笑,也没有追问,给自己留下些想象的浪漫。
据说这丽江产一种木头,特别适合作木刻。我看到有版画式的平板刻,雕塑式的立体刻,有点刻,还有烙画,真开眼。我特别喜欢烙画,简单的线条,几笔就勾勒出水波纹,隐约的弯弯水牛角,隐约的水牛背,水牛背上背着草帽吹笛的牧童。烙画格外吸引我的是它象中国画的大写意,空白处多,空得妙,似乎每一处都留有无穷的想象。我想买,老公不同意,他说烙画最不长久,很快就坏了。我不相信,一问果然便宜,大概是因为木质太嫩,容易变化。
沿街看下去,不知不觉就离开了闹市,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突然,我被一幅木刻吸引,这大约是一幅印象派的作品,主色调是柚木的红褐色,加一些稍浅的黄褐,构图我说不准是什么,长方形从中直分,左边的一半高出,右边的一半我只看出是半顶斗笠,但整体看去特别协调,给我一种宁静高雅的感觉。无奈老公看不中,毕竟东西要靠他拿,我也就没有坚持,结果直到今天仍旧怀念。这幅画的作者是一位大约60多岁的人,在这里的木刻艺人中是老年人了。夫妇二人租了一个门面,楼下是店堂,楼上住人,因为不是闹区,每月租金是200,我和老公听了都动心,有机会一定来,住上个把月。听老妇讲,她的丈夫原来是个木模工,退休后来这里搞木刻,生意一般。看来老公是对的,我的艺术眼光一般,但这幅画我还是忘不了。
      我和老公拿了一幅手绘的丽江地图,在僻静的小巷游转。刚开始真不习惯,地图上标着的这个街那个街,我们总是找不到。后来才明白,这儿的街特别短,有的只有十几二十来米,我们一下就走过了几条街,怪不得按图找不到。但这儿的街真僻静,几条街区就我和老公两个人。街面和正街一样是大石板铺成,那石板有年头了,磨得光光的,凸凹不平,但特别干净,就象刚用水洗过。后来听说他们是每天夜里都用河水漫街,冲洗。我发现在丽江没有垃圾筒,每天傍晚听到垃圾车的铃声,各家各户才提出垃圾倾倒。丽江人大部分是纳西族,他们的管理很有水平,民风也特别文明。我和老公对此感兴趣,后来和我们的小纳西导游聊,他告诉我们,他们是由智者来管理的。我们觉得纳西民族挺有哲理。
      这儿的街道都很窄,街两边的建筑多是砖木结构,建得都很精致,小院小楼精雕细刻。那情那景,直如一幅油画,画上一个赶马的老人,或是在晨曦中,在人们的睡梦中,离家赶路。或是在薄暮里,在热闹了一天,已经安静下来的街上,匆匆赶路回家。那把他的身影长长地投在石板路上的光线,是夕阳还是朝晖,很令我们有一番争议。
      马帮,在我的少年时代,就以它的神秘深深地吸引了我。但在早年,还是一种猎奇,浪漫;随着年龄的增长,见识的增长,更兼近年看了《中国远征军》、《大国之魂》、《流浪金三角》等,描写了人与原始丛林的酷烈搏斗,使我的马帮梦着了苍凉、悲烈的重彩,但也因此更加吸引了我。按照《狼图腾》的作者姜戎的观点,我们这些农耕民族的后裔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作为物种生存竞争需要的野性的勇猛。大概祖先在我血液中仅有的那一点点残存,也完全入了马帮梦中。
在离开丽江的前一天,我们去了虎跳峡。初见我们的司机兼导游,我很失望,他完全没有少数民族汉子的威猛,彪悍;显得瘦小,委琐。但当他说自己的爷爷曾是一个小马帮的头领——马锅头时,我十分高兴,赶紧要求坐在他的副驾驶位。
一上车,第一件事就使我对他刮目相看。他随手提出一袋苹果请大家吃,说是哈巴雪山脚下的哈巴村产的,绝对没污染,特别好吃。车上的游客大约都是汉族,都客气着没有动。但我想大家应该对这苹果有好奇,因为这也许是我们一生中唯一吃它的机会;是由于初识、礼貌、修养或各种原因?我感到这个小导游在请大家吃苹果的过程中表现出不同于我们的一种性格,他没有待客或被待的那一种礼貌,客套,及在这种境况下种种应有的虚伪,他是那样的一种随意。
我一般在长途汽车上总会打瞌睡,但这一途,我一点睡意没有。一路上,伴着藏族民歌的悠扬旋律,小导游给我讲了他的故乡——虎跳峡上游一百多公里,江边的一个小山村;村里的孩子如何在金沙江中徒手抓鱼,那时的鱼如何鲜美,老人们如何不准吃——那有神灵,孩子如何在江边烤来偷吃——这大约也是时代进步,民族杂居的结果。村里的神物,一件据说流传了几百年的,不会倒下的皮袍,如何在改革开放以后被人偷走的故事。给我讲了他的经历,16岁就出来开车——新式马帮。九十年代,一位纳西人做了云南副省长后,将丽江古城介绍给世人,游客渐多,他便做了导游。给我讲了纳西人关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这三姐妹的传说。他说因为金沙江是最小的妹妹,最活泼,最开化,最向往汉地的繁华,所以她转向东,变成了哺育中原的长江。哈巴和玉龙雪山是同时爱上金沙江的两兄弟,由于谦让,被金沙江逃走,所以玉龙愤然将尾部对着哈巴。
我听了几个传说,都是爱情神话。我问导游为什么,他说在马帮里没有女人,那些汉子们出门十天半月,路上艰辛,多有伤、病、死;最思念的就是女人,女人代表着家和亲情。女人在他们心中都成了神。(著名导演田壮壮拍的《德拉姆》拍摄花絮中有一段;一个十九岁的赶马人讲述自己和哥哥共娶一个妻子,嫂子教他如何做一个男人的事情;但他非常尊重嫂子,把她当作姐姐。每次赶马回来,哥哥总是自觉走到一边。哥哥对他说,等自己老了做不动时,就由他来照顾姐姐;两个人照顾一个家,生活会容易些。这个十九岁的赶马人淡淡的说着,我心里震撼,酸痛。)夜晚围着篝火,那些饥渴的汉子们编织着女人的神话,优美浪漫的,原始粗犷的,一个又一个。伴着那豪放中带着些悲凉的竹笛声,那些汉子们唱出了对美好的向往和对女人的渴望。你听,我们纳西民歌和带子里的藏族民歌是不是那味?
        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座山头,密林中一条条幽深的小路,路上行走着重驮的骡马,后头是赶马的汉子。我不愿意睁开眼睛,因为一睁开眼就马帮没有了,小路没有了,连树林也没有了。公路两边,目力所及,山头上都是一人多高的矮树林,整整齐齐;象山西,象陕西,象河南;总之象我熟悉的一切,使我失去了所有的想象。就这,小导游还说是最近实行退耕还林后,才由农田改种的山林。
         我在丽江从头到尾只有四天,回来也已近一年,但那淡淡的思恋总是挥之不去。那山,那水,那人,那空气氛围使我思念。

       ( 关于马帮这一段,我总是无法下笔,因为对于马帮的情景我总是只有想象,没有实感;今天看了田壮壮的拍摄花絮,总算有了些视觉感受。
        在怒江边,一个镜头让我看到一段江边的峭壁,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的九十度的悬崖,光秃的石壁,没有一点生命的痕迹。渐渐地,镜头中有了一点活动的物体,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原来是在悬崖中有一条极细的线,如果不是有东西在动,你根本看不出来。那就是马帮在崖上开出的栈道。那路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过,骡马如果背驮物太宽就会被挤下去。镜头又对准路面,坑坑洼洼,石土相间,两脚的人走起来比较容易,四蹄的骡马就很困难。怪不得他们摄制组出发的第二天就有人生病,有骡马伤亡,拍摄了给死马做法事的镜头,这些骡马为人做了牺牲。
       还有一段镜头也很好,马帮紧张布置,准备穿越一道瀑布,这道瀑布从山顶直泻到江边。镜头摇近才看出这条瀑布是碎石组成的,无风的上午才能通过,随时都有石头滚下,一石滚动就越滚越多,这是这条茶马古道上最危险的路段。怪不得连有经验的马帮也显得这么紧张。)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