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我不知该描述些什么?

 
 
 

日志

 
 

[自动保存草稿]一路  

2006-11-28 22:38:02|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一路
  真是天晓得,等火车呜的一声呼啸而去后,我们四人才发现下错了站。一问,还好离我们要去的固川只有一站路,在这个只有一间小屋的小站上孤零零的留下了我们四个。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刮着大风,下着大雪,四周连个鬼影也没有,怎么办?走吧。
  这是我们下乡后第一次回家探亲。在回来的火车上那兴奋劲就别提了,一路上又说又吃,就没个停。我们四个都爱吃零食,第一次探亲回来,每人的书包都塞满了各种吃食。我的书包里还自豪地背着芳芳输给我的两斤橄榄。
  这两斤橄榄还有一端小故事。离春节大约半个月前,去固川买粮。在粮站,我们照例又给自己过了称。吊在秤钩上,我发现自己自从下乡来按月增加的体重已经到了116斤,比芳芳只轻2斤。我随口就说,到春节我肯定120斤,会比芳芳重。芳芳听了不服,说我从来没有超过她,半个月就能长4斤,还没听说过。于是有了打赌,赌注2斤橄榄。
  在西安,当我过完称,赢得2斤橄榄后,芳芳用怀疑的眼光看者我,似乎为了这2斤橄榄,我这个17岁的姑娘会故意增加自己的体重似的。其实在打赌时。我就暗暗地希望自己别赢,就在难过体重增加太快。不知怎么搞的,下乡吃得很差,没有营养,干活又重,但女知青们一个个都胖了,脸象只只大银盆。只怪那时没有减肥广告,不知少吃点。
  在车上,为了这个赌,我们又说笑打趣了半天,以至兴奋得下错了站。等拔开两腿走路时,才发现两斤橄榄可不轻。
  天空飘着鹅毛大雪,风刮得很大,卷着雪,打着旋,吹得人眼也睁不开,腿也迈不动,可还得穿过一连串的隧道,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呢。天色也越来越暗了。但是在那个年龄,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败坏人的情绪。没过五分钟,我们四个又蹦蹦跳跳地一步一步跨作着枕木,沿着火车路轨向固川走去,一路照样是又吃又笑。
当我们嘻嘻哈哈地刚从一个隧道中钻出来,不想,一列火车呜地狂叫着,象头怪兽迎面扑来。惊得我一步跳下路轨,慌忙中一把抱住了一棵小树,树随着人一起向下弯去。火车呼啸着从身边飞过,带起的狂风裹着雪浪卷过来,把我淹没。当火车夹带着风雪驶进下一个隧道后,一下子静了下来,我赶快向四周望去,只听见一片哈哈大笑,原来我们四个都是一个姿势,每人抱了一棵小树,从头到脚一片雪白,脸上都分不清眉眼了,厚厚的一层雪粉把我们都“素裹”了。
  奇怪为什么事先没有听到火车声,仔细打量了一下地形,原来是两个隧道中间间隔太近,我们在这个隧道里时,火车恰在那个隧道中,所以不等听到声音,火车已经到了面前。夹在两个隧道中间的这段路,下面是很陡的山崖,我们怀抱的小树就是向山崖弯下的,真危险!平时这里就很荒僻,加上大风雪,连个鸟儿都不见。这雪的世界雪白雪白,只有我们四个。吃了过程这一吓,心跳加快了,兴奋度也更高了,咯咯地笑着,又上路了。照样地蹦蹦跳跳,照样地说说笑笑,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天更暗了,大概快黑了;风也更猛了,打着呼啸。
当我们又钻入一个较长的隧道时,身后传来了招呼声,原来是一个去宝鸡买猪娃的老乡,背着背篓,装着吱哇乱叫的小猪,我们听着小猪叫,看见老乡打手势告诉我们,这个隧道很长,有躲火车的地方。我们才知道,原来隧道边上一个个凹进去的小洞是给人躲火车的。
  我们跟老乡一起欢蹦乱跳地往前走,风从隧道中穿过,跟拉汽笛似的呜呜叫。突然耳边呜地一声,真正的汽笛声!我们向路轨下冲去,脚一滑,我滚下去了。我的眼前是一个背篓,随着我一起在滚。估计是那个老乡也滑倒了,背篓掉下来了。等到火车驶过后,在隧道口射进的暗淡光线中,我看到在铁轨上有一滩血肉,那只小猪没了,老乡拾起背篓,哭了。我们四人一声未出,一步步走出隧道,一路无声直到固川渡口。
  到了渡口,天已经黑透了,在渡口等摆渡的人很多,其中也有一些是知青。黑暗中看不清是谁,加上我们四个和别人不太来往,就只顾自己上船。说实话也顾不上别人,天黑极了,凭着一只手电,一盏马灯的微弱光线,在一条结了冰的又长又滑又陡的窄木版上走过,走到晃动的船上,就是不说话还战战兢兢地,谁敢说话?人多,我们四个算比较能挤,不太谦让的,先挤上了船。站在甲板上等了很久,从河面上刮过的风又比刚才刺骨些,冻得我们两脚生痛,不住抱怨。这时只听“扑通”一声,有人惊叫:有人掉河里了!黑暗中一阵忙乱,等把人救起,才知道是新庄的女知青赵国枫。
  好容易这一大船人慢慢地渡过了河。过河后到公社还有十几里山路,到新庄也有七八里;我真不知道浑身湿透的赵国枫是如何走的,后来又怎样了。那个年龄不懂得关心别人,也不懂得关心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